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至尊小说网!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情述前尘霍安寇溪小说章节

回到家里,王雅芝得意洋洋的把经过学给家里人听。

寇溪趴在炕上没吭声,旁边王雅芝的丈夫于大明不乐意了。埋怨媳妇儿做事冲动没脑子:“你是虎啊还是彪啊?你没长脑子啊?”

王雅芝梗着脖子理直气壮:“我咋地了?”

“你说你闹的全屯子人都知道了,寇溪回家了以后咋办啊?她婆婆不得天天给她穿小鞋啊?”

王雅芝不以为然:“那正好,不在一起住。寇溪那屋有厨房,另起炉灶,更消停!”

“大明的意思是,这不就是得罪了那一家子了吗。你这呜呜渣渣闹一场,万一霍大贵不来接,咋整?”老于婆子担忧的说道。

王雅芝光想着出气了,这个时候被婆婆跟丈夫一劝真的有些后悔起来。

寇溪此时却说道:“大娘,你放心吧,不可能的。”

她笑着说道:“我才嫁过来两个月,他不接我那不就是说明要撵我?他也怕我回娘家,万一真回去了,这事儿可就大了。”

王雅芝点点头:“这话不假,那个霍大贵也说了,让今天住在这,明天他来接小溪。”

说完王雅芝还不放心的拍拍寇溪的大腿:“这次回去,你可得把霍安的工资攥住了。你公公是指望不上了,只要那个老妖婆还活着,就指望不上他能给你们买房子。这钱啊,还得你们两口子自己攒着。”

寇溪点点头:“我明白,这上班了我一个月工资八十加上霍安给我的一百块钱。我一个月咋也能攒下一百五十块钱,一年就是将近两千块钱呢。”

这年头四千块钱就能买个带院子的两间房,自己分出去单独过日子。想什么时候把爷爷奶奶接过来,就什么时候接过来。

寇溪没想到的是,霍大贵是个动作迅速的行动派。

这刚打完老婆,也不知道怎么跟李翠莲商量的。拿着钱领着霍鲁就敲开了老于家的门。

当着老于婆子的面将二百块钱递给寇溪,坐在炕沿边上对老于婆子说道:“我这一天也不着家,也不知道家里这帮老娘们乱出馊主意。她们娘们三个自己寻思一出是一出,让说让霍鲁出去上班去。霍鲁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事儿,我问他,他还一脸懵呢。”

霍鲁这边连连点头:“是呀,我头半夜起来做豆腐,上午十一点才起来。下午出去玩一会儿麻将,这一天也不在家呆着,啥都不知道啊。”

寇溪暗自撇撇嘴,不过也把这个说辞当成一个台阶了。

“今天我把你妈给训了,不让她瞎掺合你跟霍安的事儿。以后霍安的工资你给攒着,咱家里头没有吃白饭这么一说。”霍大贵安抚着寇溪:“明天还得去上班呢,跟爸回家吧。”

大晚上的过来接寇溪,可不就是为了怕人再看笑话嘛。

寇溪也领了这份人情,重活一世她得到最大的教训就是人不能把事情做绝。

老老实实的跟着霍大贵回了家,寇溪才没有跟李翠莲婆媳二人打招呼。进了自己的房间,插上门拉了窗帘就不再出屋。

这边李翠莲头上贴了个湿抹布,眼皮上贴着两个瓜子皮。躺在炕上直哼哼,等着寇溪进来给自己道歉。

霍大贵见状冷笑道:“行了,别等了。那屋插门睡觉了。”

李翠莲呼一下坐了起来,将头上的抹布摘掉愤然道:“看看,你看看,这是什么人。回家了,不知道给长辈说句话?没有家教!”

“你有家教?”霍大贵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埋怨:“你有家教今天给我惹这么大的磕碜?明天让我咋出去卖豆腐去?”

李翠莲自知理亏,气哼哼的翻过身嘟囔:“老于家那个媳妇儿也是贱比,跟她有什么关系,欠登似的过来干我干仗。我也是让着她,要不然非得挠的她满脸花!”

霍大贵知道这是媳妇儿犟嘴的气话,并没有接这个话茬。

躺下之后,问李翠莲道:“家里还有多少钱了?”

一说起钱,李翠莲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。再也躺不住,又翻身坐起来。

“你说你这个人,给她一百块钱就行了呗。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?总共就二百二十块钱,你一下子送出去二百块钱,不过啦?”

霍大贵闭着眼睛叹口气:“那本来就是人家的钱,你说不能要你非得要。行了,以后你别沾那个钱了。不够丢人的!”

“不是,那她就一分钱不交啊?她自己一个月白得一百八十块钱,咱们还得供吃供喝,那凭啥啊?”李翠莲委屈的说道:“你一个月才挣多少钱啊?养活这一大家子呢。要不然你跟她说说,一个月给三十块钱饭钱。”

“三十块钱?”霍大贵呛声:“你给做啥山珍海味啊,你要三十块钱?饭店里的青菜面才三毛钱一碗,她一天三顿下馆子吃面条才是多少钱啊?”

李翠莲耷拉着脸嘟囔道:“那就让她交家里的电费,总不能一分钱不给,啥活都不干白吃白喝吧。”

又是这句话,霍大贵气恼道:“啥白吃白喝?你闺女我养活了这么多年,我跟你要钱了?”

这话把李翠莲气的一口气差点憋过去,翻身气哼哼的拉了被子打定主意明天等寇溪起来就跟她要电费。

寇溪将屋子里面所有的物件都看了一个遍,总算是找到了一些从前的记忆。疲劳一天她躺在炕上睡不着觉,就怕一觉睡醒发现这只是一个梦而已。

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寇溪听见外面有一只大公鸡死命的打鸣吵的人心里烦的慌。她翻了个身,猛然的睁开眼睛。

看见眼前真实的一切,这下她算是相信,这不是一个梦,是真的回来了。

寇溪伸手拉了炕沿下的灯绳,屋里面一下子就亮了起来。灯光很刺眼,可寇溪却十分的兴奋。

重获新生,怎么能不高兴呢!

洗漱之后她拿出昨天晚上准备好的衣服,一条黑色喇叭裤,一件白色的荷叶边白衬衫。她将衬衫下摆掖在裤子里面,将腰间弄的十分的宽松。找了一个红色的长头绳,绕着领子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。

将头发先是梳成了个马尾,拿起剪刀剪了一个薄薄的齐刘海。

镜子里的人虽然不施粉黛,但是年轻皮肤白里透红。

收拾干净之后的寇溪出了房门,高丽曼看见焕然一新的寇溪忍不住酸道:“哎呀,你这是上班去还是结婚去啊?”

这话就诛心了,她一个丈夫常年不在家的媳妇。打扮的这么浪,肯定是要招蜂引蝶的。

寇溪笑的一脸无辜:“今天第一天上班,我肯定要好好收拾一下啊。”

“那也太过了,你那脖子上是啥啊?”高丽曼指着寇溪领子下面的蝴蝶结质问道。

“这不就是个绳吗,又不是金项链有啥可眼气的。”寇溪翻了个白眼,这下可把高丽曼气的够呛。

李翠莲在屋子里喊道:“大早上的,吵吵啥呀?”

高丽曼立即冲着屋里面说道:“我嫂子说不吃饭了!”

里面李翠莲立即吼道:“不吃拉倒,省钱了!”

听见这话,寇溪冷哼一声叫住霍天一道:“天一啊,大娘要去上班了。”

霍天一高兴地问道:“我知道,大娘在物资上班。大娘,你下班了能给我带好吃的回来吗?”

寇溪笑的一脸温柔,伸手摸了摸他的脸:“晚上大娘给你带红豆羊羹吃。不过,你得乖乖听话做好孩子。”

霍天一点头信誓旦旦道:“我听话,我在家里乖乖做好孩子。”

寇溪柔声问道:“我昨天买了一斤的桃酥就放在我屋里了,刚才想给你拿桃酥不知道哪儿去了。是不是你都吃光了?”

霍天一连忙摇头:“不是我,不是我。都让我妈给藏起来了,她就给了我一块儿。还不让我跟你说,大娘,我还想吃桃酥!”

寇溪看着一脸菜色的高丽曼,笑着问道:“你去我屋里拿桃酥了?”

“听这孩子瞎说八道,我啥时候拿你东西了。”高丽曼不肯承认,还想要开口狡辩。

寇溪摆摆手:“行了行了,那包桃酥是我给天一买的。天一啊,你想吃跟你妈要,那一包大娘都给你了啊。”

说完回屋拿着小包,找了一把锁头将自己的屋子锁上上班去了。

院子里得了准信的霍天一上蹿下跳的闹腾要吃桃酥,气的又挨了一顿揍。

寇溪走了老远还能听见高丽曼的叫骂声以及霍天一高海拔的哭声。

她仰着头看着湛蓝的天,以及鼻尖浓郁的泥土方向。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:“不窝囊的感觉,真好呀!”

可没多久,她就笑不出来了。

因为物资里来来往往的买东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她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。

物品价格跟后世相差太多,以至于她出了很多错误。手忙脚乱被一个柜台的葛玲笑的够呛,等到下午三点多了寇溪才有功夫坐下来喘口气喝杯水歇一歇。

“寇溪,你也不是头一天来物资买东西。这些东西多少钱,你不知道吗?”葛玲好奇的问道:“一块六毛五的橘子罐头,你跟人家说十三,吓死人了!”

下一页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